Email subscription

Thursday, 30 June 2016

公投過後 英歐反思

就算英國選民選擇脫歐,這並不一定代表脫歐將會成事。投票過後,有民眾動議舉行第二場投票,要投票率高於75%及有超過60%的選民支持才真的脫歐。筆者在周末執筆,此動議目前已經有逾300萬人聯署贊成。
另外,某些脫歐派領袖開始今日的我打到昨日的我,令部分脫歐選民後悔。例如,英國獨立黨的 Nigel Farage 在電視訪問中指出,他不能確定現時每周3.5億英鎊的歐盟成員費用在脫歐後會花在醫療(NHS)之上。脫歐派先前呼籲選民別被專家嚇倒,要對英國有信心(BeLEAVE in Britain),但當他們親身經歷股滙大跌後,可能又有另一番感受。有選民更指出,投下脫歐一票時,並未預料到脫歐派真的會贏,一覺醒來便開始後悔。
民意動搖 政壇震盪
卡梅倫明言脫歐的程序將交由下一屆首相啟動,即是在10月前可能尚有轉彎餘地。歐洲領袖起初催促英國盡快啟動 Article 50,正式商議脫歐條件,因為長期的不確定性可能令歐盟更不穩定。不過,德國鐵娘子默克爾卻指跟英國的談判不能過急,這可能是跟英國民意開始動搖有關。雖然票已投,但是英國未必一定會脫歐。脫歐的過程極其複雜,搞不好隨時背上分裂大不列顛的罪名。下一任首相肯定是個三煞位,而英國政界現時根本無人敢冒這個險。
有不少媒體將這次選舉形容為世代之爭,因為年輕一輩支持留歐,年長卻反對。筆者認為更深層的問題是大部分人未能切身感受到留歐的好處。留歐更能為不少專業人士帶來更好的工作機會,為商界帶來商機,但草根階層卻未能直接從中受惠。他們反而深怕新移民搶走他們的飯碗和福利,並認為歐盟根本自身難顧。就算留歐對英國整體經濟有利,這些利益如何分配亦是一大難題。要說服民眾留歐,下一任首相必然要先由此着手。
一旦啟動 Article 50,英國有兩年時間跟歐盟談判條件。對上一個脫歐的國家是僅有五六萬人的 Greenland,既然她的去留無關痛癢,歐盟亦大方由得她去。英國的情況與此不同,歐盟必然會殺一儆百,盡其可能令脫歐的過程異常痛苦。英國在談判中必然會處於下風,唯一挽救方法是開拓新的貿易市場,試圖減低傷害。短期而言,英國經濟當然會受影響,但經濟發展長遠而言是取決於生產力的增長,而這視乎體制及科技發展,留歐脫歐影響未必太大。
歐洲自二次大戰後便一直進行融合,避免戰爭之餘亦希望合縱成為更強大的體系。在冷戰時期,一個強大及團結的西歐是圍堵共產主義的一着重要的棋子,美國亦透過1947年的 Marshall Plan 提供大量援助。歐洲早期的融合是以貿易為根基發展共同市場,而統一貨幣除了便利貿易,亦連帶提高脫歐的成本。歐盟今時今日的合作模式及架構是經過幾代人的努力才形成,它有着共同的央行,議會,仲裁法庭,而英國的離去便是逆轉一個長達七十年的融合周期。歐豬五國的財務狀況,德法是否伸出援手,以及較近期的難民問題都困擾着歐盟的穩定性。要這麼多國家捨棄財務政策,貨幣政策,邊境管制等重大事項的控制權,絕非易事。
對金融市場而言,脫歐無疑會打擊英國的經濟前景及增加歐盟解體的風險。金融市場起初的反應較大,但其後跌幅逐步收窄。英鎊在周五下跌8.1%, FTSE100跌3.2%,歐羅跌2.4%,EuroStoxx50則跌8.6%。筆者認為市場在周五短暫驚慌過後將會冷靜下來,後市短期內則應該不會再因為脫歐而大跌。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